2014年4月2日 星期三

[點滴] 第三封信





       有沒有一種感覺過,夜深,明明身體感到疲倦,明天可能早晨就必須得起床,但就是不願意躺上床睡,似乎等著什麼,卻不是等待。而入眠後,沒有夢境,要爬起床來就是另一個挑戰。

       我這一陣子有著這樣的感受,寧願先將手邊的事物在處理過,直到身體疲倦才倒在床上,不愛睡覺,卻討厭身體的疲倦感,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,以前也有過,在我小時候。

       每次睡覺就是噩夢,很討厭,那小時候分不清夢境與現實,醒來就是哭,哭過在躲回棉被中。印象中有一次家人帶我到一個地方,好像是收驚,記憶中在那之後,有一段時間的好眠。而我那時候在夜間,總將卡夾式的播放器播放著,一遍又一遍的放的伊索寓言,一遍又一遍直到睡著。
   
      在記憶中有這麼一則故事,似乎是童話故事,動畫,以一群野兔為主角描寫,野兔們逃離即將被人類毀滅的兔場,追尋新的家園,而在一路上遭遇劫難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其中有一段,兔子們不是被惡犬咬得重傷、就是嚇得跑掉了,獨眼的兔子老大說:「你們這些膽小鬼,一隻狗有什麼好怕的」,獨眼兔衝向惡犬、而惡犬張開血盆大口咬過來……
旁白說:「從此再也沒有兔子見過那隻兔子老大,也不知道他死了沒有」,「從此以後,小兔子要是不聽兔媽媽的話,兔媽媽就會說『小心兔子老大來抓走你』來嚇小兔子」 。

       而在故事的最後,年事已高的兔子在吃草的時候,有個東西過來跟他說時間已到了,是兔子世界裡的死神?若隱若現的,眼睛還會閃很亮的紅光,年事已高的兔子說不能丟下其他兔子,死神說:「他們很幸福快樂,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」,兔兔就趴在地上,腹部起伏幾下後、身體像洩了氣一樣,接著就靈魂出竅,和死神一起跳走了。


       印象很深刻的,查了好一陣子才找到片名Watership Down,我沒有再回去看這部片子,也不知道找不找的到,但確定那是對我有影響的記憶。



這一篇文章描述的比較沈重,算是另一種抒發。

夜深,該睡了。外頭是雷雨。